<form id="zbrbv"><nobr id="zbrbv"></nobr></form>

<form id="zbrbv"><nobr id="zbrbv"><nobr id="zbrbv"></nobr></nobr></form>

    <form id="zbrbv"></form>
    <form id="zbrbv"></form>

    <address id="zbrbv"></address>
    <address id="zbrbv"></address>

      <form id="zbrbv"></form>

      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文化 > 正文

      推輪椅的時光感觸

      時間:2022-04-27 08:39:54    來源:中工網-工人日報" />

      原標題:推輪椅的時光感觸

      歐陽

      三月末的周日,窗外藍天萬里無云,走,出門去享受澄澈的陽光。

      剛到馬路上,就瞥見一輛載著人的輪椅。推輪椅的中年人和坐輪椅的大爺會是父女嗎?看著表情都漠然的兩人,應該不是吧?

      滋生出這個念頭,是因眼前的一幕,讓我想到了與父親話語不斷的輪椅時光。

      虎年春節后的一天,中午家人要去拍全家福,晚飯安排在海河(西昌邛海連接安寧河的河道)邊。數次重癥監護室維修后,雙腿越發無力,懼怕暈車堅決不乘坐的父親只能借輪椅之力。

      大約上午十點鐘,我扛著外孫女給她阿普(外公)買的輪椅先下了樓,坐電梯下來的父親一看陽光燦爛,堅持要“走一走”,說是走不動再坐輪椅。他沒走兩百米。

      從三岔口東路上部下行,跨過東河,穿過城墻上榕樹繁茂的古老城門,再到拍照門店所在地:“老西昌”的中心地段大巷口。行程中老爹不停地給緩步推著輪椅的我,和他的兒媳介紹著西昌的變化。

      拍照完畢,按事先的計劃,我推輪椅帶著老爺子游西昌。

      先到步行街和月城廣場,這一段是下坡路,輪椅得拉著。一路上漫街的人潮和濃厚的生活氣息,感染著父親,他更活躍地和我們對話,不時還夾雜著感嘆聲。接著是龍眼井街——以前我們就住在這條街下面的街口。途中老爺子指著一家米粉店說:“它還在啊,這家米粉店是最好的!”我瞧了一眼,沒什么印象,店內用餐者不多,難以確定好不好——已過了午餐時間。這條街坡度很大,拉著輪椅有些吃力。好在很快就到了街尾俺家原來住的地方,院子門口那家父親熟悉的面食店仍舊飄著香味?!斑@家包子好吃?!备赣H說。我問要不要吃點,“不用了?!绷晳T兩頓飯的父親只是要求我推過去看看,接著輪椅就到了他住過幾十年的院子,他在院門口伸頭看了一會兒,然后就奔濱河路,也就是海河邊上那條公園般打理的路。

      繞過民族體育場,就到了民族風情園。風情園門口的廣場上,有人在靠椅上瞇眼小憩,有的休閑聊天,還有喝茶的,整個地界兒一派門庭若市的景象。

      然而,興奮多時的老爹,此時卻變得安靜了。

      累了?那休息一會兒。爸沒反對。我們坐在廣場的邊沿,任由春日的暖陽灑在身上。

      “我們去看濱河路?!卑终f。小憩之后,輪椅繼續推進。到了濱河路,老爺子決定用自己的腳度量?!艾F在濱河路修得多好??!”他一邊說,一邊拖著步伐碎步慢行。

      濱河路確實修飾得很好,河邊沿,我喜歡的自然土坡被直壁石塊和水泥取代,岸邊是綠樹和花草組成的五色公園。雖然剛進二月中旬,玉蘭花卻已次第開放,木本的刺桐滿樹紅花。觀賞綻放的鮮花后,轉身失了父親的影跡,趕緊到河邊看,原來他正微曲著瘦小的身體,站在河邊的步道上,面向邛海,眺望遠方。我順著他的眼光看過去,是似有若無的濕地、邛海,遠處是青山白云……

      阿姐訂的餐廳在河對岸。我建議想步行的父親從南面不遠處平緩的橋上過去,但老頭堅持要上身邊跨河的拱橋。我估算了一下,這座頤和園玉帶橋形狀的橋,單邊得有五六十級臺階。我趕緊扛起輪椅先過橋,欲回身攙扶父親。待我重新上到橋頂,父親和我太太已經站在橋的中途平臺上,他要嘗試用自己的雙腿過橋。

      橋終于過了,但父親的腿在抖動,好在河邊是餐飲娛樂區,休息不缺座椅。

      晚餐時間父親情緒和精神頭都很好。走出餐館,天色已暗。沒等我問,老爹便申請坐輪椅。沿著河的西南岸是名叫天街的青年人地盤,音樂吧、酒吧、茶社、咖啡館閃爍著各自的彩燈,各門店高聲播放的音樂混雜在一起。沒多久我們就通過了天街,走上了主路。

      在主路的橋上,父親再次從輪椅上下來,站在橋上回看海河。在橋的燈飾和天街的彩燈映照下,河面反射著色彩變幻的彩光。

      “好漂亮??!”父親再次感慨地說,好像沒有來過的樣子。

      “很久沒來過了吧?”我問道?!昂脦啄隂]來過了?!备赣H回答說。

      再后的輪椅之旅,我想走航天大道,臨近邛海濕地的新區父親應該沒游覽過。但也許是擔心累著我,也許是不讓先行坐車回家的母親著急,抑或是怕太晚了,父親決定走三岔口南路返回。

      回程全是上坡,推輪椅有些費力,我不得不讓太太替手兩次。人行道的坑坑洼洼不像白天那么容易看見,輪椅有些顛簸。一路上,多話的父親變成了訥言老漢。

      到家已是晚上十點多,應該是太疲勞,父親吐了,但他說沒事,不累?!八麅赡甓鄾]出門了?!眿寢屨f。上次的醫院之行后,老爸基本沒出過門。這一天他很開心。

      看著疲累卻喜色依舊在臉上的父親,“以后想出去可以讓阿和惹來推輪椅?!蔽艺f?!疤闊┛??!备赣H說。阿和惹是我二叔父的兒子。

      我也累了。計步器的數是15000多,應該沒有10公里。父親不怕累著我,我很開心??上氲降诙煳揖突鼐?,之后年逾九旬的家父又只能摩擦著鞋在屋里踱步,不知這樣的時光感觸何日再來,我愉悅的情緒之中壓上了一塊沉重的石頭。

      我默默地祈禱父母身體健康,期望下一個春節之后,他們有更多和我一起感觸時光的日子,哪怕是推著輪椅……

      那一天是我的生日。

      標簽:

      上一篇:
      下一篇:

      相關新聞

      凡本網注明“XXX(非現代青年網)提供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其真實性負責。

      特別關注

      熱文推薦

      焦點資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