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orm id="zbrbv"><nobr id="zbrbv"></nobr></form>

<form id="zbrbv"><nobr id="zbrbv"><nobr id="zbrbv"></nobr></nobr></form>

    <form id="zbrbv"></form>
    <form id="zbrbv"></form>

    <address id="zbrbv"></address>
    <address id="zbrbv"></address>

      <form id="zbrbv"></form>

      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文化 > 正文

      【藝評】擇一事,“鐘”一生

      時間:2022-04-27 08:42:28    來源:中工網-工人日報" />

      【藝評】

      原標題:擇一事,“鐘”一生

      鄧崎凡

      鄭板橋寫竹:新竹高于舊竹枝,全憑老干為扶持。下年再有新生者,十丈龍孫繞鳳池。

      為什么想起這首詩?因為讀到了故宮鐘表修復師王津和亓昊楠師徒的故事。

      1981年生的亓昊楠大學畢業后趕上故宮招生。2005年8月,他正式來到故宮上班,成為王津的徒弟。那時鐘表部待遇不好,留不住人。亓昊楠留下了,干到了現在。

      故宮里的鐘表修復,有300多年的歷史。清康熙年間,養心殿造辦處下以制造、修復鐘表為專職的做鐘處成立,乾隆年間達到鼎盛,嘉慶以后,做鐘處逐漸衰落,至1924年遜帝溥儀出宮后結束,但依舊有匠人留在宮中從事古鐘表的保養與修復。故宮的鐘表修復技藝,300多年間從未中斷過,且延續傳統修復技術,代代心手相傳。

      古鐘表修復技藝主要靠傳統的師徒制傳承,王津是這項國家級非遺的第三代傳承人。1977年,王津來到故宮博物院時,接的是故宮第一代鐘表修復師徐文磷的兒子、第二代鐘表修復師徐芳洲的班。

      亓昊楠來后的很多年里,鐘表部一直只有王津和亓昊楠兩人,“情同父子”。期間,亓昊楠也想過離開,但在師父的挽留下,還是留了下來。

      故宮的鐘表一共有1500多件。王津從16歲到現在修了300多件,亓昊楠已經修了100多件。

      2016年,紀錄片《我在故宮修文物》播放后,故宮鐘表修復火了,王津也出了名。紀錄片播完第二年,王津就收了3個新徒弟,2018年,亓昊楠也有了兩個徒弟。2021年,王津退休,亓昊楠正式成為第四代鐘表修復師。

      相比過去,現在的故宮鐘表修復工作室人丁興旺,共有7個修復師。2019年,亓昊楠在抖音開了賬號“故宮古鐘表修復師”,發布鐘表的動態視頻?,F在,他在抖音上有粉絲近23萬。很多人還想來當徒弟。

      現在的鐘表修復,是一派春水初生春林初盛的景象。

      有人把古鐘表修復稱作“修復時間的魔法”。從乏人問津到生機勃勃,這門手藝的命運好像也變了個魔法。這是四代“魔法師”堅守傳承的結果,是他們跨越幾十年時光接力變出的一個大魔法。

      “擇一事,‘鐘’一生?!蓖踅蚋爬ㄗ约旱穆殬I生涯時說,鐘表修復比較枯燥,要想修好一件館藏古鐘,耗時少則兩個月、多則一年,只有真正喜愛這項事業的人,才可能耐得住寂寞。正是這種熱愛,讓幾代修復師們用時光對抗了時光。

      在教給徒弟手藝的過程中,亓昊楠也逐漸感受到自己身上肩負的責任。他說,要將這項流傳了幾百年的手藝,一代一代傳下去。

      當故宮里那些沉默了幾百年的鐘表再次敲響,那些停止了幾百年的精密構件再次轉動,那是熱愛的復活,是傳承的訴說,更是未來的映射。這是一門手藝結出的最好果實,也是一群手藝人熱愛的最美盛開,更是對幾百年寂寞和堅守的最好饋贈。曾經落寞的事業現在欣欣向榮,這足以告慰那些逝去的人們。

      是的,是熱愛抵擋了時光,堅守迎來了春天,傳承引領了未來。一代代的修復師用自己的一生熱愛、堅守和傳承,讓一門手藝綿延不絕,不經意間已是雛鳳清于老鳳聲。

      不信你看,池塘邊新竹也已如此茂密繁盛。

      標簽:

      上一篇:
      下一篇:

      相關新聞

      凡本網注明“XXX(非現代青年網)提供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其真實性負責。

      特別關注

      熱文推薦

      焦點資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