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ddress id="rzpp5"></address>

          <sub id="rzpp5"><listing id="rzpp5"></listing></sub>

            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旅游 > 正文

            走進石家莊長城:從戰國到明代 見證這片土地的滄桑變遷

            時間:2022-04-30 11:37:42    來源:中國旅游新聞網    

            21196.18公里的長城,在河北留下了保存完整、建筑雄偉、文化豐富的一段。在河北境內的長城當中,石家莊長城的景致并不算最特別的,但這片英雄土地卻與眾不同。

            讓我們走進石家莊長城,尋找屬于這片土地的印記。

            從戰國到明代,不同時期修建的長城,見證了這片土地的日升月落、滄桑變遷。長城絕非簡單的一道城墻,4座關堡,49座單體建筑,構成了一座嚴密的防御體系,這些建筑分布于井陘縣、平山縣、贊皇縣、鹿泉區、靈壽縣5個縣區。石家莊西部山區稱“口”“關”“臺”“堡”的村莊多與長城有關。

            人們熟知的秦代萬里長城,修筑于公元前215年,而中國開始修筑長城的時間更早。春秋戰國時期,諸侯爭霸,各自設防。2400多年前,晉國的骉羌攻入齊國長城,其勇猛事跡被銘刻在青銅器上,“長城”的稱謂第一次以銘文的方式,出現在世人面前。公元前656年,楚國利用山崖、河谷修建方城,可攻可守,開了人類“長城”工程的先河。隨后,楚國的策略引來了各諸侯國爭相效仿。中山國是中國北方較早修筑長城的諸侯國,公元前369年,為防范強敵,“中山筑長城”。

            河北地質大學長城研究院副院長彭云輝說:“原來我們都講戰國七雄,其實還有一種說法叫戰國八雄,其實就是中山國,重點核心就是今天的保定和石家莊這一帶,中山國為了自衛,在太行山的東麓,沿著山脈的走勢,修了中山國長城。”

            因坐落在太行山東麓中心轉折山區與平原交界之處,從春秋末期開始,石家莊就是燕、趙、齊和中山爭霸的重要區域。在石家莊平山縣三汲鄉境內,保存著2000多年前的中山國王陵遺址,大量的出土文物做工精巧,造型獨特,顯示著中山國曾經的輝煌。

            對于中山國,史書記載甚少,司馬遷在《史記·貨殖列傳》中寫下“丈夫相聚游戲,悲歌慷慨”的評價,為這片大地留下了“慷慨悲歌”的底色,延綿至今。

            公元前212年,秦帝國以咸陽為中心修筑馳道,通往北部的長城,用于快速運輸軍隊與糧草,無數戰車士兵和驛使商賈從這條古驛道走過,帶來了不同的習俗與物品。千年繁華,被濃縮進這些溝壑縱橫的車轍中,成千上萬的關隘,成為聯系長城內外的紐帶。

            秦皇古驛道修建千年之后,鮮卑族拓跋氏創建的北魏王朝修筑了第一條少數民族的長城。

            海拔1500多米的太行山巔之上,矗立著一座敵臺,這是車谷坨長城的制高點,敵臺就地取材,用不規則的太行青石壘砌,殘留下的基座有3米多高,可以想見當年“一夫當關,萬夫莫開”的氣勢。車谷坨長城修建于北齊天保年間。北齊長城由趙郡王高睿主持修建,《北齊書·高睿傳》記載,“六年,詔睿監筑長城。于時盛夏,睿屏除蓋扇,親與軍人同勞苦。”

            北齊長城后來大多數被明代長城利用或重修,車谷坨長城已不是修建之初的樣貌,石家莊境內的長城大多數是明長城。明代,為防范北方的蒙古軍隊,對長城進行大規模修筑和改造,并專門設立了9個軍事重鎮,石家莊長城隸屬真保鎮管轄。土門關是秦皇古驛道的東出口,也是明代真保鎮所屬的長城屯兵關堡,三省通衢,是兵家必爭之地。

            今天我們很難想象,古人是怎樣在蒼茫大地上選擇合適的地點修建長城的。司馬遷在《史記》中也只留下了這樣幾個字:“因地形,用險制塞。”

            石家莊市文物保護研究所所長張獻中認為:“(長城修建)基本上就是就地取材,利用當地石料,稍加工壘砌而成,利用山勢以懸崖峭壁做屏障,采取堵溝設口的方法,這是它的特點。”

            依托險峻的山形修建墻體,扼守大小通道的關口,整座太行山就是一座天然的長城,2000多年的歲月中,長城在深山中不斷蔓延,散布在石家莊各地的長城遺存風貌各異,卻無不彰顯出祖輩的智慧與創造。

            瓦岔山,位于山西與河北交界處,一道石墻在這里矗立了幾百年,是兩省交界的一個標識物。這段石墻南北走向,長約5公里,依山就勢,氣勢雄偉,經專家判斷,土石墻就是長城。

            石家莊市文化廣電和旅游局資源開發科副科長林金華說:“一路走來你看山下風力不大,但是在這個位置風力是非常強的,這個地方流傳著一句俗語,‘一年刮兩次風,一次刮半年’。”

            張獻中說:“女墻上的孔,有的專家認為是通風孔,長城大多處于深山之中,大風常年的侵蝕和撞擊,對長城的墻體造成一定影響,這種設置,一是減少了風阻,二是減少了撞擊,實際上是起保護墻體的作用。”

            烽火臺,是古人在長城上通報敵情的又一智慧創造。

            井陘縣涼溝橋村周邊有兩座獨立的烽火臺,他們的功能是瞭望報警,給山腳下的東關、西關和對面山上的長城關卡通報敵情。

            井陘縣文物保護管理所副所長康金喜說:“這個溝里面建了烽火臺,在山頂上又建了一個烽火臺,里面敵情傳過來以后,那個地方傳遞信息,這就看到了,馬上通知那個口加強保護,他們就形成呼應、成為一體了。”

            井陘縣楊莊村,古稱九江口,明代崇禎年間,朝廷依托山梁與河流的天然屏障修筑了20多公里的長城防御工事。當時修建者在河道最窄處橫跨河面修筑了9道城門、7座城樓,水漲時可開門泄洪,供船只通行,遇敵情則閉門拒敵于外,拭險而守,還可防止敵人以火攻城,所以得名“地束火城”,成為明長城修筑歷史上的絕學。

            數百年里,這些長城保持著倔強的身姿,讓后人得以窺見當年修筑者的機巧與匠心,領略古塞雄關的非凡氣勢。長城的每一塊磚石,都記錄著歷史上的金戈鐵馬、人間的悲歡離合,長城腳下發生的過往,孕育出風骨千年的信仰,留下了一段段歷史傳奇。

            公元前204年,韓信的背水之戰,創造了以弱勝強的經典戰例,留下了“背水一戰”的成語,也在這里留下了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勇氣。唐末,土門關內,顏真卿寫下字字泣血的天下第二行書《祭侄文稿》;國難面前,常山太守顏杲卿孤身鏖戰,被俘之后,用生命維護了大唐的尊嚴。

            井陘縣于家村里,滿村的石頭建筑上,記錄著明朝尚書于謙“留得清白在人間”的鐵骨錚錚。也許,正是這樣一種精神的存在,才使得中華文明持續數千年,傳承至今。

            1949年9月27日,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體代表一致通過,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未正式制定之前,以《義勇軍進行曲》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。一代代青少年在嘹亮的國歌聲中茁壯成長。從來沒有一首歌能如此深入人心,也從來沒有一首歌有這樣振聾發聵的力量。

            中共石家莊市委原常委、宣傳部長孫萬勇曾表示:“可能有人還不大了解,田漢先生的夫人安娥,實際上就是石家莊人。”

            在河北省英烈紀念園,北鳳山主峰上,端立著田漢、安娥夫婦的雕像,夫妻二人的部分遺骨、遺物也安葬在這里。

            《義勇軍進行曲》的創作靈感源于著名的長城抗戰,1933年春,石家莊抗戰名將、時任29軍109旅副旅長的何基灃率領大刀隊開赴長城喜峰口前線,奪得了自“九一八”事變以來的首次大捷。

            孫萬勇認為:“抗日戰爭中,長城精神發揮了激勵人民英勇奮戰的重要作用。實際上,田漢先生寫《義勇軍進行曲》也是受到了抗戰前線那些將士們英勇犧牲、頑強斗爭的精神感染,其中特別強調的‘把我們的血肉,筑成我們新的長城’,表現了中華民族的愛國主義精神”。

            古老的長城被賦予了新的象征意義,成為凝聚民族力量的精神圖騰,不屈不撓的風骨早已刻進長城腳下人們的基因血脈。在這里頒布了《土地法大綱》,舉行七屆二中全會,指揮三大戰役,踏上建設新中國的趕考征程,千里長城目睹了一個個紅色奇跡的誕生,在這片寫滿紅色記憶的土地上,走出了威名赫赫的“平山團”,走出了“子弟兵的母親”戎冠秀。平山縣洪子店村東的高地上的無名烈士碑,祭奠著百團大戰娘子關戰役中英勇犧牲的一百多名烈士。井陘縣掛云山東側山頂,6位地方部隊的勇士在掩護部隊轉移后,毅然從這里跳下懸崖。

            守護好中華民族千百年來留下的精神文化遺產,成為一代又一代長城保護員義不容辭的歷史責任。

            入秋之后,天氣驟冷,趙彥云像往常一樣早早起身出門,身為井陘縣白土嶺村的長城保護員,檢查維護山上的長城,占據了他大部分的閑暇時間。

            趙彥云說:“以前,一圈轉下來要多半天,都要帶干糧帶水,現在路修好了,國家政策好了,水泥路直接到長城腳下了,相對來說,我們工作量也減輕了不少。”

            2003年,河北省首創“長城保護員”機制,隨后這種模式開始推廣到全國。趙彥云的父親是第一代長城保護員,他從小跟著父親風餐露宿,與長城朝夕相伴,前些年,他子承父業,正式接手保護長城的工作。

            在石家莊,還有200多名長城義務保護員,同趙彥云一樣,日夜行走在山脊之上,日常巡查、上報險情、勸阻攀爬,辛勞單調的工作,他們卻樂在其中。

            長城保護需要多學科多部門的合作,每隔一段時間,石家莊文保部門就會對長城進行無人機測繪,結合長城保護員日常上報的數據,整合形成監測報告,通過數據,預測長城受到侵蝕情況的發展變化,這些數據為長城保護修復項目提供了詳細的數據支持。

            井陘縣文物保護管理所相關負責人李志英說:“這兩年做了一些數字化工作,如三維結構,更大限度地保留了長城本體的原貌,包括內在的結構。”

            利用新的科技手段,減少擾動,最小化干預,搶險加固,最大限度保留長城承載的歷史信息,成為石家莊長城保護的重點。

            李志英說:“通過這樣的保護,更能體現長城對現代人的一種文化和時空感的影響,才能真正的讓長城和現代人進行對話。”

            走過漫長的歲月,歷經滄桑的古老長城,依然挺拔,傲然聳立,已穿越風云變幻的歷史,邁向充滿希望的未來。

            今天的贊皇土布,已經走出“國際范兒”,鄉民們的日子也在一織一紡中過得自在紅火。

            當年的雄關,如今充滿了人間煙火的味道,各地不同的風情在這里交匯,幾乎讓人忘記了這里曾經是一座軍事要塞,依靠長城資源,發展“長城經濟”,古老的長城煥發無限生機。

            在這個中華民族奮力崛起的時代,長城,既是中國的,也是世界的。

            2020年,石家莊市長城國家文化公園建設領導小組成立,編寫的《長城國家文化公園(石家莊段)建設保護規劃》凝聚著石家莊人對長城濃濃的情意。古老的長城將與這座走向現代化、國際化的美麗城市同生同長,永遠年輕。

            標簽: 秦皇古驛道修建 石家莊市長城國家文化公園 石家莊長城 春秋戰國時期長城 太行山東麓中心

            相關新聞

            凡本網注明“XXX(非現代青年網)提供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其真實性負責。

            特別關注

            熱文推薦

            焦點資訊